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景德镇中度近视眼怎么恢复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14:45:4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景德镇中度近视眼怎么恢复,江西准分子激光手术价格,南昌激光治疗近视效果好吗,南昌准分子手术多少钱,抚州宇航飞秒手术,江西做近视激光手术好吗,南昌准分子手术价格

原标题:被剥削的“梦露”们

  影片《嘉年华》有两条故事线索:第一条是以小学生小文为主人公的性侵案件;第二条则是打工女孩小米的经历。在观看电影的时候,注意力容易集中在第一条线索上,因为这条故事线清晰,其中有着明确的侵害行为和受害者,性质也令人发指,比较容易调动起观众的情绪。而在第二条故事线索中,小米除了一次因勒索刘会长而遭遇报复以外,没有受到别的明确的侵害。但这并不意味着小米不是一个受害者,她所受到的侵害更多的是无形的侵害,是深深的植入到意识形态当中的侵害。

影片中反复出现了一座玛丽莲·梦露的雕像,谈到梦露,大部分人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可能是这些话——“极致的性感女神”“有史以来,最耀眼的女明星”“全世界男人的梦中情人”,然而她正是男性社会创造出来的用来操控女性的幻象。

玛丽莲·梦露充满悖谬的形象,既在卖弄色情,又在强调纯洁。

在浮华背后,梦露有一段短暂而坎坷的命运。终其一生她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而她的母亲因为精神疾病,也无法尽到抚养她的义务。从童年开始,梦露就辗转于孤儿院和寄养家庭之间。她曾经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她从八岁起,便不时遭遇性侵和虐待,不过在其他一些场合中,她又否认了这些说法。至今人们仍无法确认哪一种说法是真的。

刚满16岁时,梦露的养母便把她匆匆嫁人。后来她踏入了演艺圈,尽管初期凭借着姣好的容貌和身段,成了杂志封面的宠儿,但是作为演员梦露没有任何才能,很少有登上银幕的机会。之后通过向20世纪福克斯总裁斯派洛·斯普洛斯献身,梦露获得了这位影业巨头的鼎力扶持,才开始大放异彩。但是谁又能因此责怪她呢?近期曝光的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事件,使我们知道直到今天好莱坞仍然隐藏着诸多黑暗。

福克斯一直在出卖梦露的色相,把她打造成性感女神。在梦露最辉煌的时刻,连肯尼迪总统都为之而折腰。可是肯尼迪跟梦露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出于爱意,而是虚荣。这位风流成性的总统跟许多女明星都有过暧昧关系,而当时梦露是全美国最性感的女人,总统怎会不要将她挽入怀中。当他对她兴趣散去以后,便毫不犹豫与之断绝了来往。紧接下来,福克斯公司也因为自身的财务危机和梦露经常旷工的原因决定解雇梦露。经过艰难的周旋,梦露好不容易保住了工作。但是这双重打击令她彻底崩溃。1962年8月5日,梦露被发现死在自己家中,死因是服药过量。没人知道她是蓄意了结自己的生命,还是一场意外。

在旧时代,对女性的剥削是粗暴的剥削。近代以来,随着女性权力意识的提升,这种粗暴的剥削遭到越来越强烈的抵抗,所以一种精巧的剥削便应运而生了。梦露的经历最能说明这种精巧的剥削的运作方式。其实她和所有被压榨的女人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只是她在被压榨的同时也被塑造成一个女神,性感是她的皮鞭,用这条皮鞭,她让全世界的男人都臣服在她的脚下。表面上看起来,权力好像掌握在梦露的手中,她在主动输出性感。其实不然,她仍然是被迫输出性感,不仅是电影公司在强迫她输出,每一个影迷也在强迫她输出。她没有选择停下来的权力,因为一旦她停止输出性感,影迷就会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她的存在价值就会被否定。这种剥削的巧妙之处在于,它在表面上倒转了权力关系,把受害者置于权力者的位置,这样就没人会认为她正受到剥削,很多时候甚至连受害者自己也意识不到这点。

在梦露死后男性社会没有让这个神话随她一起归于泥土,反而更加不遗余力推广这个神话,把梦露塑造成有史以来最有魅力和最成功的女性,并告诉全世界的女人说:“你应该变得像梦露一样。”影片《嘉年华》有两版海报:一版是两个巨大的手印盖在小米、小文的脸上,表现了赤裸裸的侵犯;另一版则是一个女孩仰望着梦露像的裙底,表现了一个巨大的幻象正在蛊惑少女的思想。

《嘉年华》海报,少女被梦露的幻象所捕获。

《嘉年华》中的小米是一个身处社会底层的卑微女孩,她自然会为这个代表成功,代表伟大的幻象所捕获。但被这个幻象捕获的同时,也意味着被色情捕获。在影片的第一个镜头中出现了梦露的脚,这是一个充满色情意味的象征物。英国著名性心理学家霭理士在《性心理学》中写道:“在许多不同的民族里,一个人的足也是一个怕羞的部分,一个羞涩心理的中心。”电影中还出现了染成红色的脚趾甲、耸立在双腿之间的摩天大楼、雕像的私处,重复累牍的强调这个雕像的色情性。

小米对梦露像的憧憬归根结底其实是对身份的憧憬。她是一个黑户,没有身份证,换句话来说,她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不被社会承认的人。因此获得身份成为小米一切行动的出发点。

在影片中出现了一个小健哥。他一下子就看出小米最想要的是一个身份,所以主动告诉小米:“我能给你办身份证。”可是当小米把需要办身份证的一万块钱交给他,小健却不要这钱。为什么呢?还是因为他在小米身上看到更多的利益。要是收下这一万块钱,帮她把身份证办了,以后小米就不会再受制于他了,他必须保持小米的身份缺失,这样才能将她永远攥在手里。小健代表了那种精明而卑劣的男性的形象,他们擅长看穿别人的欲望,并利用欲望来操纵人,也擅长将利益最大化。

影片结尾小米出逃,但她真的能逃离男性社会创造的思维陷阱吗?

之后小米被迫答应出卖身体。这时在背景的电视机声音里出现了性侵案的结局:犯罪者、违纪的警察和受贿的医生被绳之以法。文晏导演没有把正义伸张的一刻渲染得激动人心。在电视里,两个受侵害的女孩得到了公道;在电视外,还有像小米一样的女孩正在遭受侵害。

这里出现了一个讽刺的细节,就是小米身穿白色的裙子。白色在西方文化中象征着纯洁,而在影片中,它恰恰出现在一个将要失去纯洁的场合。梦露最经典的形象也是身着白裙,这个形象出自电影《七年之痒》,她站在地铁出风口上,让风扬起她的裙摆。它是一个充满悖谬的形象:一方面在卖弄色情;另一方面又在强调纯洁。这种悖谬的要求也是男性社会对女性的要求。影片《嘉年华》的另一个名字叫做《 Angels Wear White》,这个纯洁的片名恰恰是对影片中反映出来的不纯洁的社会文化的讥讽。

《嘉年华》中出现的梦露雕像,在片尾被拆除。现实中,2014年,广西贵港市的确树立过这么一尊雕像,高8.18米,重约8吨,亮相不到半年后,在争议声中,被当地住建委以有伤大雅和违章建筑为由而拆除。

最终,小米及时回头,逃出了魔窟。这时玛丽莲·梦露的雕像再次出现。它被拆除的一刻,使人一度误以为这个荼毒女性的幻象已经破灭了。但导演在结尾告诉观众这个幻象并未死去。它像一个幽灵一样慢慢追上了逃亡的小米,然后超过了她,结果又变成了小米正在追逐这个幻象。这一幕暗示了:小米没有真正逃出男性社会给女性设下的思想陷阱,有一天她或许还会再次被诱入深渊。

《嘉年华》:穿越幻象,才能直面深渊

专访《嘉年华》导演文晏:这是个性侵题材,但不想赚取眼泪

《嘉年华》让我想起了电影的“好”

作者:潘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谢玉丽    编辑:冯天琦    责任编辑:刘洎